離婚訴訟
當前位置:主頁 > 法律法規 > 離婚訴訟 >

夫妻一方所負債務是夫妻共同債務嗎?

發布人:重慶律師吧     發布時間:2018-04-05 23:21:45

    債權人要求償還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的,一般是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重慶律師網離婚財產糾紛律師認為:夫或妻一方能夠證明的確不屬于共同債務的除外。
 
    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應當由夫妻雙方共同償還,這是《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就夫妻一方婚后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作出的原則性規定。該規定對于司法實踐中正確劃分夫妻個人債務與共同債務的范圍,準確認定夫妻共同債務,保護交易安全,促進財產流轉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
 
    然而,社會生活是豐富多彩的,由于客觀情況的不同,并非所有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都可視為夫妻共同債務。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盡管列舉了兩種除外情形,但并沒有窮盡其他例外情況,不可避免地存在缺陷。盲目適用該司法解釋審理案件,有時并不能客觀真實地確定夫妻共同債務,導致不公平的法律后果。因此,在審理具體案件時,還應實事求是地進行分析,不宜搞一刀切,將所有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籠統地認定為夫妻共同債務。關于這一點,從下面的案例或許可以得到說明。
 
   甲男與乙女經人介紹于1990年10月登記結婚,婚后生育一女丙。2000年5月,甲所在單位A公司集資建房,甲于同年7月交納建房集資款20萬元,A公司出具了收款收據。2002年8月,房屋建成并裝修完畢,甲、乙遷移新居居住。同年年底,甲男與一女青年丁非法同居,導致甲與乙分居生活。
 
    2003年3月,甲以交納購房集資款的名義向B銀行貸款10萬元,并由其所在單位A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借款期限為一年。
\
 
    2003年10月,甲、乙因感情破裂協議離婚,約定婚生女兒丙由乙撫養,雙方在A公司所購集資房也共同贈與女兒丙。借款期限屆滿后,甲因無力償還借款而離家出走,A公司將甲除名,向B銀行承擔了償還借款本息的保證責任。隨后,A公司以甲、乙為共同被告行使追償權。乙則抗辯稱自己對甲向B銀行借款毫不知情,該債務雖然發生在其與甲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并以交納購房款的名義所借,但由于此時甲、乙雙方已分居,且購房款早已交清,因此該借款應為甲的個人債務,由甲自行償還。
 
    上述案例中,對于乙應否承擔還款責任,多數人認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的規定,甲的借款發生在甲、乙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乙不能證明債權人B銀行與債務人甲明確約定該筆借款為甲的個人債務,亦不能夠證明該借款屬于《婚姻法》第19條第3款規定的情形,因此,對于甲以個人名義所借的10萬元錢應當按甲與乙的夫妻共同債務處理。現保證人A公司代替甲、乙清償了債務,有權向二人追償,乙應當承擔還款責任。該種觀點有明確的司法解釋作為依據,表面上看似乎不無道理。審判實踐中,多數法官也會這么認定。然而,重慶律師網離婚財產糾紛律師卻認為:本案中甲以個人名義向B銀行所借款項應認定為甲的個人債務,而不宜按甲與乙的夫妻共同債務處理。
 
    所謂夫妻共同債務,是指夫妻雙方因婚姻共同生活及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履行法定扶養義務所負的債務。根據上述定義,我們可以將夫妻共同債務的范圍類型劃分為以下幾種:
 
    1.夫妻為婚姻共同生活所負債務;
 
    2.夫妻一方或雙方為履行法定撫養義務所負債務;
 
    3.履行法定贍養義務所負債務;
 
    4.夫妻一方因繼承遺產所負債務;
 
    5.為支付夫妻一方或雙方的教育、培訓費用所負債務;
 
    6.為支付正當必要的社會交往費用所負債務;
 
    7.夫妻協議約定為共同債務的債務;
 
    8.夫妻共同從事生產、經營活動所負債務;
 
    9.其他在婚姻生活中應由夫妻雙方共同負擔的債務。
 
    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相互具有日常家事代理權,這種代理權基于配偶的身份而產生,無須夫妻另一方的特別授予。一般來說,夫妻任何一方為了共同生活的需要或者為了履行法定的扶養義務,都要與他人發生一定的民事法律行為,并產生一定的債權債務關系。這種關系符合婚姻當事人的利益,能夠得到配偶另一方的認同。因此,通常情況下,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的債務屬于夫妻共同債務,應由夫妻雙方共同償還。《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在總結審判實踐經驗的基礎上,借鑒域外成功的立法例,將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以一方名義所負的債務推定為共同債務,該條規定:“債權人就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主張權利的,應當按夫妻共同債務處理。但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或者能夠證明屬于婚姻法第十九條第三款規定情形的除外。”上述司法解釋之所以作出這種推定,完全是為了減輕財產交易的成本,維護交易安全與便捷,便于及時、合理地解決糾紛。
 
    然而,既然為推定,就有例外。該司法解釋以但書的形式列舉了兩種例外情形:
 
    一是夫妻一方能夠證明債權人與債務人明確約定為個人債務的;
 
    二是夫妻一方能夠證明該債務屬于婚姻法第19條第3款規定的情形,即:夫妻對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財產約定歸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對外所負的債務,第三人知道該約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財產清償。但這種除外情形的列舉并不全面,并未囊括所有的例外情形。
 
    必須承認,夫妻之間的關系雖然密切,但他們畢竟是兩個人格獨立的個體,除了共同的生活之外,他們仍不可避免地存在與婚姻無關的個人利益與責任,因此,即使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一方也會負擔與配偶無關的個人債務。這種個人債務大體上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1.夫妻一方未經對方同意,擅自資助沒有扶養義務的人所負的債務;
 
    2.一方未經對方同意,獨自籌資從事生產或者經營活動所負債務,且其收入確未用于共同生活的;
 
    3.夫妻雙方依法約定由個人承擔的債務;
 
    4.夫妻一方因個人不合理的開支,如賭博、吸毒、酗酒所負債務;
 
    5.其他依法應由個人承擔的債務,包括夫妻一方實施違法犯罪行為、侵權行為所負的債務。
 
    在具體的司法實踐中,對于夫妻在婚姻關系存續期間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究竟為共同債務還是個人債務應具體分析,不可一概而論。
 
    在我們討論的案例中,甲男雖然是以交納購房集資款的名義向B銀行借款,但實際上該筆借款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因為早在甲向銀行借款之前,甲就已經向所在單位A公司交納了購房集資款,并已實際取得A公司交付的房屋并居住。A公司在為甲的借款進行擔保時也明知該筆借款的用途并非是交納購房款,而是另有他用。更為重要的是,甲因婚外情而有了第三者,已和乙處于分居生活狀態,不可能將巨額借款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另一方面,由于在分居期間,孩子一直隨乙生活,甲亦未將該筆借款用于履行法定的撫養義務;一次性借款10萬元顯然也超出了甲正當的生活消費需求。因此,上述借款只能認定為甲個人所負債務。
 
    重慶律師網離婚財產糾紛律師在進行了具體的分析后提出,盡管甲的債務形成于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但該債務并不屬于甲和乙的夫妻共同債務,而是屬于甲的個人債務,應由甲個人償還,不應由乙承擔還款責任。
 
    重慶律師網離婚財產糾紛律師通過分析這一案例,得出如下結論:《婚姻法司法解釋(二)》第24條對夫妻共同債務的處理只是一種推定,法官在適用上述司法解釋處理具體案件時應實事求是地進行分析,不能盲目適用。在通常情況下,應盡可能地查清夫妻一方所負債務的用途,以便正確地認定該債務是否屬于夫妻共同債務。如果夫妻一方以個人名義所負債務并未用于夫妻共同生活,也未用于履行法定的扶養義務,且不屬于其他應視為夫妻共同債務的情形,就應認定為夫妻一方的個人債務。
 
    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作為債權人的銀行或者其他自然人,在簽署借款合同或者出具借條的時候,應要求作為債務人的夫妻雙方共同簽名并畫押,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債權債務糾紛,損害債權人的合法權利。


 
国产区精品系列在线观看不卡-国产不卡无码视频在线播放